1. 爱同款
  2. 明星新闻
  3. 正文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一部是打破主旋律献礼剧创作窠臼的《大江大河》,从强敌环伺的献礼季中脱颖而出,一举登顶2018年口碑评分榜,唱响了时代前进的励志足音;一部则是从宫斗转向宅斗的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,播出二十集后豆瓣评分稳定在7.6,已然是网文IP+流量明星+大制作中的“异数”。

岁末年初,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跨年晚会之外,小荧屏最受关注的两部剧集,竟然都出自正午阳光之手。

一部是打破主旋律献礼剧创作窠臼的《大江大河》,从强敌环伺的献礼季中脱颖而出,一举登顶2018年口碑评分榜,唱响了时代前进的励志足音;一部则是从宫斗转向宅斗的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(以下简称《知否》),播出二十集后豆瓣评分稳定在7.6,已然是网文IP+流量+大制作中的“异数”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是“正午出品,必属精品”还是“正午式微,神话不再”,相信每一个明眼观众都心中有数。让人击节赞赏的,是正午阳光传递小荧屏新鲜感的孜孜努力——正如侯鸿亮所说,“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原班人马打造,制作也很精良,但观众已经没有新鲜感了”,而《大江大河》与《知否》之所以能突出重围,原因也在于为小荧屏吹来更新之风。

2019年,多部以女性为主角的IP剧将与观众见面,渐入佳境的《知否》无疑开了一个好头。

剧集公式作古,《知否》考验空前

自2018年12月25日播出至今,《知否》已经站稳脚跟。从豆瓣评分来看,虽从8.1滑落至7.6分,但已然是古装IP剧里的佼佼者;从收视率看,《知否》与《大江大河》并称一时瑜亮,共同撑起晚间黄金档收视率;有、朱一龙三位主演加持,其播放量也独占鳌头,已将21.1亿收入囊中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看似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《知否》,在播出前却是压力重重。

与山影一脉相承的正午阳光,不擅女人戏是世所公认。2015年,《伪装者》开创了谍战剧偶像化的风潮,正午阳光由此一炮打响;紧接着《琅琊榜》成为现象级剧集,业界与观众惊呼“国剧崛起”,架空历史权谋的男人群戏,成为正午阳光的巅峰;此后,《》问世,聚焦都市女性群像的现代浮世绘,让人惊讶大开大合的“直男”剧组也能操刀女人戏。然而,《欢乐颂》就此成为正午阳光在女性向剧集的巅峰,无论是跌破及格线的《欢乐颂2》,还是在正午阳光作品序列中评分较低的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,都折射出正午阳光对女性向剧集的乏力。

作为《琅琊榜》后的又一部古装剧集,且是正午阳光并不擅长的女性向剧集,《知否》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。就连侯鸿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都坦言《知否》的压力不小。

《知否》的压力,来自于市场风向与播出平台。整个2018年是IP剧价值重构的一年,这一年大IP+流量演员+大制作=爆款的剧集公式土崩瓦解,从《武动乾坤》到《斗破苍穹》再到《甜蜜暴击》,流量演员已经成为“招黑”的“毒药”,而罔顾IP改编规律、榨干剩余价值的急功近利,甚至把大导演张黎都拉下水。作为“种田文”代表作《知否》的影视化改编剧集,又有赵丽颖+冯绍峰官宣让新浪微博服务器宕机的流量效应,再配上因《镇魂》而跻身新一线流量明星的朱一龙,《知否》在收获了巨大关注度的同时,也面临着更加严苛的外界眼光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看似强势的正午阳光,却在短板领域试水;剧集爆款公式作古,万马齐喑中突围困难重重;肩负卫视平台收视重担,甚至还被寄予开启2019年新篇章的厚望……《知否》正是诞生在考验空前的宏观语境中。如此来看《知否》的市场表现,实属难能可贵。

白描高宅大院女性群像,是宅斗更是古代家庭剧

回到《知否》剧集本身,“处女座”剧组所作的剧集,总喜欢在细微处琢磨,讲求追剧之中寻找“彩蛋”的沉浸感。此前《琅琊榜》架空历史,但权谋伎俩无一不是中国历朝历代所共通共有;《知否》并未点名故事背景,但在第一集中通过少年郎之口,讲述“夺回幽云十六州”的宏图大志,略通文史的观众已然明白是北宋一朝,故事就此展开。

聚焦女性成长的《知否》,说起来俗套无比:北宋五品官宦家庭少女盛明兰,本是谨小慎微的闺阁少女,小时遭遇生母暴毙、寄养在祖母膝下,闺阁之中目睹嫡庶之争,始知欢歌笑语背后的刀光剑影;嫁作他人妇后,又遭遇其他妻室忌恨,步步艰难。正是在险象环生的宋代家庭里,赵丽颖扮演的盛明兰从忍气吞声到火力全开,逐渐成长为一门主母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与其他大女主IP剧相比,《知否》的特点显而易见。盛明兰,不是依靠男性才能上位的玛丽苏“伪女权”剧,并不拿以古喻今来迎合现代女性自立自强的女权主义;与《延禧攻略》的爽剧模式不同的是,“打怪升级”并不是剧集叙事的唯一主题,全景式呈现家庭关系,反而是侯鸿亮们的艺术初心——从一开始,《知否》要做的,是白描中国古代社会的家庭画卷,而女性的成长与奋斗,都是男性占绝对主导地位的背景下发生的。

豪门深宅,别有洞天。和许多备受好评的品质剧一样,《知否》映入眼帘的优点,是塑造了各有特点的女性群像。看似骄横跋扈,却是处处受憋的大娘王若弗;外表柔弱却工于心计的小娘林噙霜;洞若观火,为人处世老于世故的盛太太;和母亲一样胸无城府,总被稳稳压过一头的嫡女盛如兰;林噙霜之女,深谙以退为进,心狠手辣的盛墨兰;不受父亲重视,被姐姐欺压,只能忍气吞声求得生存之地的盛明兰……仅在盛家宅院中,关于嫡庶、尊卑、主次之争,从王大娘、林小娘之争,绵延到了四姑娘盛墨兰、五姑娘盛如兰、六姑娘盛明兰身上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的方法,来呈现枯燥无味的家庭戏码,是《知否》在故事讲述上的优点。作为女主人的王若弗,总被小妾林噙霜欺负得暴跳如雷,前者的蠢萌不但不招黑,反倒颇得网友喜爱;盛如兰嘴上挂着“嫡出与庶出”,却被自己庶出的姐姐肆意欺负,百口莫辩的样子被调侃“奶凶奶凶”的;还有王若弗与“宠妾灭妻”的“主君”盛紘的互怼日常,也是“笑”果不俗。

被称作“低配版《红楼梦》”,《知否》在呈现暗流涌动的家庭关系上也是“智商在线”。林噙霜恃宠而骄,且善于借力打力,从害死卫小娘事中全身而退,贡献了“小妾教书版的生存法则”;盛祖母面对庶出的儿子盛紘,既有原则坚持,也不乏隐忍退让,明得失知进退;从宫里请来的嬷嬷,则以“王者”段位碾压“黄金”林小娘,有理有据有节的批评让网友直呼“此段内容引起极端舒适,建议反复观看”;还有惊鸿一瞥的齐衡之母郡主,是见过了宫中大场面的明白人,对“勾栏瓦肆”的狐媚了如指掌……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正如出品人侯鸿亮与导演张开宙所言,《知否》创作时未想到“宅斗”元素,而是想要做出一部古代家庭剧,70多集的内容容量里,有100多位有名有姓的人物,200多个有台词的演员,其野心不可谓不大,“低配版《红楼梦》”的称谓倒也当之无愧。

呈现北宋世俗风情画,从“金手指”转向“种田文”

《知否》的新意,来自于描摹出北宋世俗风情画。“超三成观众仅七分钟弃剧”,开篇《知否》就贡献了关于传统文化的多个话题:古时下聘礼,为何送雁?是因诗经有云,“雍雍鸣雁,旭日始旦”。大雁最重视夫妻感情,一方死掉,另一方选择自杀。重忠贞的婚姻,自然选择大雁作为聘礼;投壶为戏,则是宋时风靡王公贵族甚至平头百姓的全民游戏,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。

对日常生活的描绘,几乎贯穿《知否》始终。如宫中嬷嬷来盛府教诲,无论是茶山水、咬茶的插花艺术,还是焚香的种种讲究,折射出宋代官宦人家锦衣玉食的精致生活,有士大夫家族闺阁女性的意趣与诗意,还是宋人在物质生活条件改善后,尤喜插花烹茶等闲逸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被称作“宋代美学教科书”的《知否》,还延续了《延禧攻略》中对缂丝、苏绣等传统文化的展示。如台词中少不了“妆安”的问候语,呈现出与浓艳的唐妆截然不同的清新淡雅。盛墨兰与盛如兰以“薄妆”“素妆”著称,特点是“薄施朱色,面透微红”,讲究眼影与唇色的渐变呼应;色调清冷、精致的服装,则不再以珠光宝气为荣,而是用溢满高级感的中性灰色调为主,有传统文人的雅致格调。

《知否》服化道的与众不同,正来自于从“宫斗”到“宅斗”的转变。同样是传奇女性成长史,由“种田文”代表作品改编而来的《知否》,不再有传统言情剧情架构下的宫廷争斗母题,反倒更多集中于家庭内部。在外的家族矛盾、在内的妻妾嫡庶,成为《知否》最主要的影视内容与矛盾来源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同样刻画人情与人性的纷繁复杂与挣扎成长,但《知否》并不把主要笔墨放置于朝堂政争,反而以春秋笔法一笔带过。例如,发生在东京朝堂之上的立太子之事,本是惊心动魄的权利斗争,但《知否》只是借用其宏阔背景,用来投射官宦人家里的嫡庶之争。在盛家的私塾课堂上,无论是公侯家的公子、还是朝臣们的千金,只是借用“国本”的争论,来完成对侯门深院复杂人际关系的生动呈现。

可以说,《知否》为古装IP剧市场吹来一股清新之风。特别注重生活细节的刻画,让其完成了对服饰器物、礼俗制度的描绘;人物对话的台词则在白话中加入古意,呈现出与宫斗戏截然不同的烟火气息。有真实的社会风情与时代积淀,正是《知否》带来的新意,自然也让看惯了“金手指”的观众耳目一新。

岁末年初上演“左右互搏术”,正午阳光依旧是剧集王者

从审美意趣来看,“宫斗”所喜的“腹黑学”,是中国权谋争斗的集中体现;而“种田文”虽同样有争风吃醋的暗流汹涌,但对家庭婚姻的理性呈现、对人际关系的温暖关怀,以及平淡生活的简单追求,无不使其拥有剧集市场的“题材红利”。

为2019年剧集市场赢得开门红的《知否》,无疑向市场提供了“种田文”的成功改编范本。宫斗之外,宅斗向的“种田文”在《知否》之外,还有《庶存手册》《花间一梦》《西周悠闲生活》《明朝五好家庭》《北宋生活顾问》等经典文本,它们能否成功影视化,刮起种田剧的大旗,且拭目以待。

评论
快速找同款
回到顶部